中国安全食品网> 聚焦> 浏览文章
营养,掌舵全生命周期健康管理
来源:中国安全食品网 2021/8/12 12:37:36

  营养是健康的基石,营养干预是维护健康最经济的手段。世界卫生组织2019年发布的《基本营养行动》,将营养干预措施纳入了生命全周期健康管理。所谓全生命周期健康管理,是根据不同群体的特点,在重点时期为重点人群提供健康干预,例如母婴保护计划、儿童营养计划、青少年健康促进、老人保健计划等。营养,在生命各个时期均发挥着重要作用,尤其是人生的一早一晚两个时段——婴幼儿时期和老年时期。

母乳喂养是生命早期1000天的金科玉律

  婴儿出生后的前6个月,倡导纯母乳喂养,6—24月龄的婴幼儿,在科学添加辅食的同时,鼓励继续母乳喂养。这是生命早期1000天金科玉律般的营养主张。

  “母乳是婴儿的最佳食物,特别是在生命早期。”中国疾控中心营养与健康所副所长赖建强研究员说,“在婴儿的消化系统和免疫系统发育不成熟的情况下,母乳不仅提供宝宝生长发育所需要的能量和营养成分,还提供与免疫保护作用密切相关的功能成分,保护宝宝免受病原体侵害。”

  最神奇的是,母乳的营养成分与婴儿的需求动态相匹配,是生命早期名副其实的精准营养。母乳的差异性体现在历史发展、个体之间和个体内在三个方面,特别是个体内在变化,包括不同泌乳阶段、昼夜差异、一次哺乳的前后调整。“初乳成分和成熟乳成分不一样;一天之内,白天跟晚上的成分不一样;每一次哺乳的前段、中段和后段,成分也不一样。哪一种食物能跟母乳相媲美?”赖建强说。

  母乳是无可替代的,然而现实中,有一定比例的妈妈没有母乳或母乳不足。婴儿配方粉由此应运而生,改变牛奶的成分,使其接近母乳成分,再加入各种维生素和矿物质,用于婴幼儿的人工喂养。赖建强介绍道,母乳科学是研究探索母乳发生发展及进化规律,研究母乳喂养、儿童营养与健康的科学。对于婴儿配方粉的研发创新来说,母乳科学是一门必修课。当然母乳研究的意义并不仅限于此,母乳营养成分数据是国家重要食物基础资源数据,在政策制定、健康促进、食品加工、人口素质提高、人类文明进步的研究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2020—2030年营养研究战略计划》中,目标3-2即为“提高对母乳成分以及这些成分作用的认识”。

  母乳成分众多,结构复杂,功能强大,对于母乳成分的研究认识是逐渐深入的。目前已知的成分达2000多种,主要是碳水化合物、蛋白质、脂肪、维生素和矿物质、核苷酸和核苷等非蛋白氮成分、益生菌。骨桥蛋白(OPN)是近年来引起众多研究者关注的母乳中的一种免疫活性蛋白,赖建强说,OPN广泛存在于骨、肾、脑、肌肉、乳汁等多种组织、细胞和体液中,由于其在乳汁中含量高于其他组织、细胞和体液,来源于乳汁的OPN也被称为乳桥蛋白(LPN)。LPN在初乳中含量最高,说明它在生命早期发挥着重要作用。

  “从1790年第一天母乳研究到现在,将近200多年的时间里,母乳科学经历了几个发展阶段。”赖建强指出,随着母乳研究的不断深入,将来的婴儿配方粉既要有中国理论的支撑,又要有中国的技术,不断提高婴儿配方粉的质量,“对母乳的科学探索永无止境”。

以吃为中心,控制食物和微生物的互作,调理身体健康

  人体肠道微生物群是人体消化道系统中栖息的微生物总称。种类多样复杂的微生物,通过直接接触、分泌蛋白或产生代谢产物与人体形成复杂的互作网络,构成了一个动态平衡的微生态系统。

  “从胎儿阶段一直到人生最后阶段,微生物群都和我们相生相伴。”军事医学研究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杨瑞馥研究员指出,肠道微生物群的一个主要功能就是对摄入的食物成分进行加工,食物经过微生物群的生物转化,支撑了人体的营养与代谢,并与免疫系统互作,影响着人体对环境因素的反应。有证据发现,偏素食和偏高蛋白高油脂饮食的人群,肠道微生物构成明显不同。人类通过饮食摄入不同营养素,与肠道微生物群互作后,转化的物质可以被肠道吸收,微生物本身也会释放一些信号分子,通过与免疫系统互作,刺激先天性和获得性免疫功能。如果微生物群紊乱,就会导致营养—免疫平衡的破坏,机体就会产生慢性炎症反应,长期慢性炎症会导致一系列的慢性疾病,如糖尿病、高血压、心血管疾病、脑部疾病、肿瘤等。

  杨瑞馥介绍说,已有很多研究报道了营养素与免疫的关系,比如铁离子缺乏时,会导致细胞和天然免疫功能下降,在完全缺乏铁离子的情况下,细胞和天然免疫系统反而会过度反应;维生素D缺乏时,易发生自身免疫反应;维生素A缺乏能导致黏膜上皮细胞分化终止,使屏障功能破坏。最近的报道发现,生物素的缺乏会导致小鼠的脱毛,这种作用与小鼠肠道的鼠乳杆菌丰度增加有关,该菌增加使得摄入的食物与肠道微生物的互作方式改变,导致细菌合成的生物素大大下降,促进鼠毛的脱落。另外,一项果蝇研究发现,高糖饮食导致基因重编程,使果蝇寿命缩短。

  “我们吃进去的东西,很多不是消化完就完了。”杨瑞馥说,脑—肠轴是中枢神经系统和肠神经系统之间形成的双向通路,涉及神经、内分泌、免疫方面。胃肠信号经脑—肠轴投射到中枢的躯体、情感和认知中枢,对各种胃肠刺激产生反应;反过来,中枢神经系统也通过脑—肠轴调节机体的内脏活动功能。这种通过脑—肠轴之间的双向网状环路进行胃肠功能的调节,称为“脑肠互动”。“很多微生物在肠道里会代谢产生神经递质,这些神经递质会通过受体直接进入肠上皮,发挥一定的生理或病理作用。如今我们在思考,如何以吃为中心,控制食物和微生物的互作,调理身体健康。”

  生命最初1000天是个体肠道微生物发育的关键期,杨瑞馥说:“胎儿会在母体中通过胎盘获得细菌生态系统,为胎儿提供保护力,而孕妇的饮食有很大可能影响新生儿的肠道菌群系统。我们也在做大量临床试验,想要理解微生物是如何从母体迁移至胎儿的、迁移了哪些细菌,以及胎儿获得细菌后形成的微生物平衡规律,摸清这些规律后,就可以精准研发微生物组指导的食品去促进婴幼儿的健康。”

降低老年认知障碍风险,中年时期要有高质量的健康饮食

  随着人口老龄化加剧,老年人认知障碍疾病患病率逐年增加。轻度认知障碍(MCI)是阿尔兹海默症(AD)前期的一种症状。AD是一种渐进性的中枢神经系统退行性疾病,在全球的老年人死因中位居第四位,严重危害老年人的健康。其作为一种多因素相关的疾病(包括营养、遗传、环境因素等),近十年的研究显示,膳食因素的干预和治疗可以改善各种AD相关的危险因素和症状。

  天津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营养与食品卫生学系系主任黄国伟教授介绍说:“叶酸干预能够改善MCI患者认知功能;叶酸和维生素B12联合干预改善MCI患者认知功能优于单独应用叶酸和维生素B12;叶酸联合DHA干预改善MCI患者认知功能优于单独应用叶酸和DHA,其作用与改善蛋氨酸循环代谢产物、降低外周血炎症因子和Aβ相关标记物水平显著相关。维生素C作为一种抗氧化剂,可以对抗氧化应激损伤导致的AD神经退行性变,额外补充维生素C可以显著降低16%的AD发生风险。”

  从膳食结构来看,“近年来研究发现,严格执行的话,MIND膳食模式可使AD风险降低53%,一般程度的执行可降低35%;地中海饮食如果严格执行,可降低AD风险54%,一般程度的执行可降低19%;DASH饮食(降血压饮食)如果严格执行,可降低AD风险39%,一般程度的执行只降低2%。”MIND膳食即地中海饮食和DASH饮食相结合的膳食。MIND食谱中包含了15种食物,10种“健脑食物”分别是绿色蔬菜、其他蔬菜、坚果、浆果、豆类、全谷类、鱼类、家禽、橄榄油和葡萄酒,5种不健康的食物是红肉、黄油和人造黄油、奶酪、糕点和甜食以及油炸食品和快餐。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潘安教授团队,在一项建立于1993年的新加坡华族健康研究项目中,深入研究了中老年时期(45—74岁)的营养摄入情况与20年随访后老年时期认知障碍和健康老龄化指标的相关性。研究表明,中老年时期红肉和加工鱼类摄入与老年时期认知障碍风险呈正相关,而新鲜鱼类、坚果、奶制品、蔬菜和水果(包括量和种类)的摄入与老年时期认知障碍风险呈负相关。针对营养素的研究发现,单不饱和脂肪酸和n-6 多不饱和脂肪酸、核黄素和叶酸、多种抗氧化维生素等可能对认知障碍具有保护作用。“降低老年时期认知障碍风险,中年时期要有高质量的健康饮食,尽可能从蔬菜水果中摄取那些抗氧化的维生素。”潘安强调,“用营养补充剂能否获得健康收益,我们的研究没有办法回答。”

营养+运动,有效对抗老年时期肌肉衰减

  老年时期有没有较高的生活质量,甚至能不能活得有尊严,在北京协和医院临床营养科主任于康教授看来,“相当程度上取决于老了以后保留了多少可以工作的肌肉组织”。

  “随着年龄增大,不是人人都能变胖,但是人人都会肌肉衰减;不是所有人都需要减肥,但是所有人都需要增肌。”于康说,肌肉衰减症是一种随着年龄增加常被忽视的以骨骼肌质量、力量及功能下降为特征的综合性退行性病症。科学研究发现,人体肌肉会随年龄增加而减少。50岁后,平均每年减少1%—2%,60岁以上,肌肉丢失估计30%,80岁以上约丢失50%,而肌肉减少30%就会影响肌肉的正常功能。“一些人下降得比较快和猛,一些人下降得比较平缓,之间的差别可能源自遗传因素,但更多的可能是生活方式”。

  “我给肌肉衰减症总结了9个字:持续性、广泛性、损害性。”于康说,研究发现,衰减的不光是骨骼肌,同时出现问题的还有内脏平滑肌和心肌,心肌衰减和心律失常有一定关系。如果患者还同时患有一些慢性代谢疾病,事情会变得更糟,比如增加不良临床结局的风险,或增加术后并发症。

  在社会快速老龄化进程中,肌肉衰减症现患率呈现显著增高趋势,已成为降低老年人生活质量、导致不良临床结局及消耗医疗资源的重大公共健康问题。然而截至目前,临床上还没有特定的有效药物和治疗手段。不过,上帝在关上这扇门的同时,打开了一扇窗,“肌肉衰减症唯一有效的干预就是营养结合运动为基础的生活方式。我们做过一个为期12周的干预实验,证明规律性的补充乳清蛋白以及进行抗阻训练,可以有效改善肌肉质量,越早开始进行营养干预,越可以有效预防、延迟甚至逆转肌肉衰减”。而且,即便是运动不便或者不能运动的老年人,通过单纯的营养干预,也一样具有改善肌肉的可能。不过,于康同时也提醒说,肌肉的维护非常不容易。“干预了12周之久,一旦停止干预,两个月后就会统统回到解放前”,必须一直延续下去,形成中老年人生活方式的改变。

  (王佳仪  刘艳芳)

  《中国食品报》(2021年08月12日01版)

(责编:连荷)

文章点评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