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安全食品网> 聚焦> 浏览文章
"十四五"指标新变化 释放高质量发展强信号
来源:中国安全食品网 2021/3/18 12:07:58

  日前,“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全文发布。全文设19篇、65个章节,设定了未来五年经济社会发展的20项主要指标,还明确了包括102项重大工程项目在内的若干重大举措和重大部署。作为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后的首个五年规划,“十四五”规划纲要受到国内外广泛关注。在落实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的重大战略部署的同时,具体指标的设定更是体现出国家发展的鲜明导向。“十四五”规划指标体系的调整,正是完整、准确、全面贯彻和落实新发展理念,推动和实现高质量发展的生动体现。

  “十三五”规划主要指标完成情况如何?相比于“十三五”规划纲要指标体系,“十四五”规划纲要作了哪些主要调整?这些指标体系调整的背后有什么重要考量?“十四五”规划指标体系如何体现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的要求?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尹中卿表示:“五年规划纲要中的指标体系是经济社会发展目标的量化体现,是发展理念和发展主题的重要体现。新发展理念是‘十四五’规划纲要的灵魂,高质量发展是‘十四五’时期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主题。设计好新的五年规划指标体系,对于完整、准确、全面贯彻和落实新发展理念、推动和实现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

  客观辩证看待“十三五”指标完成情况

  从指标体系看,“十三五”规划共包括4类、25项、33个指标。尹中卿坦陈,刚刚过去的5年极不平凡。尤其是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直接影响了“十三五”规划纲要具体指标的完成情况。2020年5月确定指标时,面对一季度的严重冲击,当时对很多指标没再提出更高数量要求。比如原本预期经济增长6%左右,但一季度负增长6.8%,就没有再定具体数量指标。去年5月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批准的2020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62项指标都完成了,但从整个“十三五”时期看,部分指标只能说接近完成,或者基本完成。

  据悉,全国人大财经委与国家发展改革委曾经达成共识,预期性指标完成情况的评价原则上以偏离计划值10%为标准。高于计划值110%的为“高于预期”,低于计划值90%的为“低于预期”,两者之间为“符合预期”,指标带有限高或限低性质的除外。“按照这个标准评估,‘十三五’规划纲要确定的25项指标中,20项指标提前完成、如期完成、超额完成,而其中的GDP增长、全员劳动生产率、服务业增加值比重、研发经费投入强度、单位GDP能耗降低等5项指标是接近完成或者基本完成,其中4项是预期指标、1项是约束性指标。”尹中卿说。具体看,GDP完成度为96.8%;全员劳动生产率预期提高到12万元/人,实际达到11.8万元/人;服务业增加值比重预期提高到56%,实际提升至54.5%;研发经费投入预期提高到2.5%,实际提高到2.4%。

  党的十八大提出了两个“翻一番”目标,GDP还没有完全实现目标任务,这对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否会带来影响?尹中卿表示,GDP是衡量一国经济发展水平的核心指标,反映综合经济实力和国际竞争力。党的十八大提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任务,最核心的两个指标是“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从统计数据看,“十三五”时期,城乡居民收入保持较快增长,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实际增长5.6%。2020年,全国人均可支配收入达32189元,比2010年“翻一番”的指标如期实现。人均GDP连续2年超过1万美元,稳居中等偏上收入国家行列。

  “目前,大家比较关注的是GDP翻一番指标。2020年经济增长2.3%,经济总量跨越百万亿元大关,达到101.6万亿元,比2010年增长93.7%,‘翻一番’完成度达到96.8%,从总量规模看与翻一番的目标相差3万亿元左右。”尹中卿说。

  如何看待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任务与翻一番指标?尹中卿认为,可以从两方面把握。“一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一个全面的、综合性的目标,GDP总量翻一番指标只是众多指标中的一个。综合考虑各项指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任务已经胜利实现。即使GDP翻一番指标没有完成,我们也可以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已经胜利实现,只不过有一点点小的缺憾。二是,当前我们一直强调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胜利在望’,或者说即将建成,或者说取得了决定性成果,没有直接宣布“已经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如果今年上半年GDP增速达到6%以上,GDP总量将新多增加3万亿元以上。到今年7月1日,我们完全可以实现比2010年‘翻一番’的指标。届时再宣布这一历史性成就,就没有任何缺憾了。”

  与时俱进对“十四五”指标体系进行调整完善

  “十四五”规划纲要中,服务业增加值比重等指标作了调整。对此,尹中卿谈到,相比“十三五”时期,由于发展环境、发展阶段、发展主题、发展任务出现新的变化,“十四五”规划指标体系也需要与时俱进调整完善。

  具体看,服务业增加值比重属于反映经济结构变化的指标,更多取决于经济系统内部的相对关系。统计数据显示,在一个时期,在一些地方,服务业增加值比重的提升往往更多来自于服务业价格的提升,并不能直接反映服务业自身规模的扩大或生产率的更快提升,难以真实反映经济增长质量的变化,更难以准确体现经济发展质量的提升。在特定时期,设置服务业增加值比重指标,对于引导经济结构调整、推动经济发展转型无疑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促进作用。但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服务业增加值比重指标的局限性也日益显露出来。

  在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情况下,立足新发展阶段,构建新发展格局,不能用延缓制造业发展和产业基础升级、降低制造业增加值比重的代价,来换取服务业增加值比重的提升,更不能因为强调服务业增加值比重指标,导致制造业衰落、产业基础升级受挫甚至产业空心化。正是基于这一考虑,“十四五”规划纲要取消了这一指标。

  在研发经费投入方面,“‘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增长年均大于7%,力争投入强度指标高于‘十三五’时期实际,也就是高于现在的2.4%。研发经费投入强度指标不仅取决于研发经费的增长,也与GDP总量增长密切相关。过去3个五年规划都使用了这一指标,一旦取消就难以与国际通用指标进行比较。实际上,既然有了研发经费投入增长率,也知道GDP增长率,肯定能算出研发投入的强度。‘十四五’规划最终主要采用投入增长指标,同时保留了投入强度指标。”尹中卿说。

  关于全员劳动生产率指标,我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比较大。目前,我国经济正处于重大转型时期,实现产业结构由中低端向中高端转型,必须继续推动全员劳动生产率保持中高速增长态势。“十四五”规划纲要进一步完善为全员劳动生产率增长指标,将全员劳动生产率从相对数改为增长数。

  “衡量规划指标体系的一个重要标准就是,它能在多大程度上准确把握时代特征和紧扣历史走向。每一个五年规划指标的制订过程实际上都是一个与时俱进的过程,也是对上一个五年规划指标传承、扬弃、调整、完善的过程。这不仅需要保留有效指标,也需要改进有缺陷指标,去掉不适应指标,增加新的指标,更好地反映新发展阶段的特征。”尹中卿如是说。

  “十四五”指标体系反映鲜明导向

  据了解,“十四五”规划指标体系由5个板块构成,将“十三五”规划纲要确定的4个板块中的“资源环境”改为“绿色生态”,增加“安全保障”板块。共设置20个指标,不再设置二级指标,比“十三五”的33个指标减少了13个。尹中卿表示,“指标体系的变化是我国经济社会形势变化的一个缩影。”

  具体来看,一是淡化经济指标。经济发展指标从原来的5个变为3个。“十四五”规划纲要仍保留GDP指标,但考虑当前面临的不确定性,只是提出了定性要求,即增长速度保持在合理区间,各年度再根据当年具体情况提出具体指标。同时,“十四五”规划还把城镇化率统一为“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取消了“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从一些地方实际看,只推进农业户口转成城市户口,但没有在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等方面提供相应服务。调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能更好地反映经济发展的成果。

  二是优化创新指标。除把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强度指标调整为增长指标外,还把每万人发明专利拥有量改为每万人口高价值发明专利拥有量。“十三五”期间,我国发明专利数量居世界第一,但不少专利质量不高,要么是简单的发明专利,要么是实用新型专利,对创新没有起到更大推动作用。为落实高质量发展要求,指标强调了专利的“高价值”。具体怎样衡量专利价值高低,需在统计指标上做出相应修改。在创新驱动方面,还增加了“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指标,把数字经济作为创新驱动最主要的增长点。在规划纲要两个专栏中,还分别对促进数字经济发展进行部署,相关章节在研发经费投入增长中还强调了基础研发经费占比,增加了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体现了“十四五”时期以创新驱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导向。

  三是改进民生指标。民生指标删除了“农村贫困人口脱贫”“棚户区改造”指标,主要是相关任务已经顺利完成。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把登记失业率改为了城镇调查失业率。同时,民生指标还增加每千人口拥有3岁以下婴幼儿托位数,再加上专栏中的“一老一小”服务项目,就实现了3岁以下托位数、学前教育毛入园率、高中阶段毛入学率、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城镇调查失业率、基本养老保险参保率等,实现了对人全生命周期的覆盖,这是民生福祉的一大进步。

  四是精简绿色生态指标。此次大幅度从原来的16个减少到5个,保留了单位GDP能源消耗降低、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降低、地级以上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例、地表水达到或好于Ⅲ类水体比例、森林覆盖率;适度压减资源指标。在章节指标里还增加了自然岸线保有率、湿地保护率、城市污泥无害化处置率等指标。这样的调整更加有利于体现绿色发展的要求。

  五是增加安全保障指标。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把安全发展放到重要位置。从经济安全来说,一方面是粮食综合生产能力。14亿人的饭碗要牢牢端在自己手里,不能什么东西都靠从国外进口。在章节指标里,特别强调了18亿亩耕地红线,新增建设用地规模相较“十三五”时期指标进一步收缩,并且提出新建2.75亿亩集中连片高标准农田指标,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率提高到75%。保障了粮食生产能力,保证了粮食产量,就能做到“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另一方面是能源综合生产能力。

(来源:瞭望)

  《中国食品报》(2021年03月18日01版)

(责编:连荷)

文章点评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