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安全食品网> 聚焦> 浏览文章
让中国碗装更多中国粮 我国加快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
来源:中国安全食品网 2021/1/20 10:38:37

本报记者  杨晓晶

  “种子是农业的‘芯片’,种源安全连着粮食安全,种业发展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在日前举行的中国农科院科技创新引领粮食产业高质量发展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农科院副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万建民介绍,“十三五”以来,我国农业科技持续发展,农作物良种覆盖率在96%以上,自主选育品种面积占比超过95%。水稻、小麦两大口粮作物品种已实现完全自给,良种对粮食增产贡献率已超过45%。

  “十三五”期间,种业发展成绩斐然,但目前仍存在产业集中度低、企业对科技创新投入积极性不高、科技成果转化效率偏低、突破性重大品种的培育和推广尚缺、种业综合国际竞争力弱等短板。种业是保障粮食安全的根本,攻克这些“卡脖子”技术,才能将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

种质资源总量突破52万份

  2020年,我国粮食作物总产6.69亿吨,粮食总产连续5年超过6.5亿吨。粮食作物单产由2016年的363.5公斤/亩增加到2020年的382.3公斤/亩,增幅达5.2%。我国人均粮食占有量达到478公斤,比2016年增加7.3%,远高于400公斤的世界平均水平。水稻、小麦、玉米等谷物自给率超过95%,其中,稻谷、小麦等口粮产需有余,完全能够自给,进出口主要是品种调剂。

  目前,我国水稻亩产为470公斤左右,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5倍到1.7倍。我国水稻品种培育已由以往单一追求单产的提升向改良品质和营养方向转变,优质和高产并重是目前水稻育种的主攻方向。“水稻和小麦是可以保证绝对安全。”万建民强调,但从中长期看,随着经济社会发展,饲料和工业转化用粮消费继续增加,粮食消费总量仍呈现刚性增长趋势,粮食消费结构不断升级,粮食产需仍将维持紧平衡态势,粮食安全这根弦一刻也不能放松。

  “十三五”期间,我国加快了种质资源保护与利用体系建设。万建民介绍,中国农科院已牵头建成完善了由1座长期库、1座复份库、10座中期库、43个种质圃、205个原生境保护点以及种质资源信息中心组成的国家作物种质资源保护体系;成立了农业农村部作物种质资源保护与利用中心,保存资源总量突破52万份,位居世界第二。

  在种质资源收集方面,中国农科院牵头组织开展了第三次全国农作物种质资源普查与收集行动,已全面启动了全国31个省区市的普查和收集工作,收集各类作物种质资源5.4万份,其中96%以上为新收集资源,抢救性收集耐水淹玉米等一大批珍贵资源。

  在种质资源鉴定和挖掘方面,逐步实现由全面鉴定向精准鉴定的转变。组织开展了对水稻、小麦、玉米、大豆等主要农作物3万余份种质的精准鉴定,进一步强化了种质资源有效支撑产业发展的物质基础。

  在新种质创制方面,通过远缘杂交等途径,创制了一批关键性状突出、遗传基础明确、育种家想用、育种中好用的自主知识产权核心育种材料。其中,首次攻克利用冰草属优异基因改良小麦的国际难题,创制了一批多粒、广谱抗病性且产量三因素可同步提高的育种新材料,新材料正在为全国各麦区主要育种单位利用,并培育出一批新品种。

  在共享利用方面,通过田间展示与年均实物分发共享8万份次,作物种质资源在解决国家重大需求问题的支撑作用日益显著。据不完全统计,“十三五”期间支撑或服务于国家科技奖15项,支撑培育了一大批重大作物新品种。

  “2019年2月,保存容量达150万份的新国家作物种质库动工建设。”万建民表示,建成后,我国种质资源保护能力将得到极大的提升。

重点研发育种关键技术

  “种业创新是农业科技创新的核心问题。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种业发展取得了明显成效。但同时也应该看到,我国种业自主创新与发达国家还有很大差距,有些品种单产水平还有较大提升空间,核心技术原创不足、商业化育种体系不健全,这些都是制约种业发展的关键问题。”在国新办日前举行的落实五中全会精神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发布会上,农业农村部发展规划司司长曾衍德如是说。

  “为此,中国农科院将围绕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在种质资源、基础研究、核心技术、重大产品等方面部署相关工作。”万建民介绍,在种质资源保护和利用方面,将按照“强化收集保护,挖掘优异资源、突破关键技术、创制战略种质、保障种业安全”的总体思路,推进第三次全国农作物种质资源普查与收集行动,重点攻克并建设高通量、规模化表型及基因型鉴定平台,研制种质资源基因型鉴定和表型精准鉴定的质量控制体系,发掘携带优异基因资源种质材料;定向改良创制优质、抗逆、养分高效利用的新种质;建立基因型—表型数据库,创建种质资源管理与共享平台,为建设种业强国和保障国家食物安全提供科技支撑。

  在加强生物育种基础研究方面,将面向现代生物育种重大需求,强化自主创新。针对生物育种原创性成果不足,重大基因缺乏等瓶颈问题,以农作物遗传基础科学问题阐析为主线,构筑农作物精准设计育种的遗传理论体系,支撑保障国家种业安全。加大对自主知识产权生物育种核心技术和产品的研发,加强对生物育种相关技术的科普宣传力度,助推我国生物育种产业快速发展。

  在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方面,将聚焦我国种业自主科技创新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和不足,重点研发不依赖受体基因型的高效遗传转化体系、新一代杂种优势利用技术、新型高效精准基因组编辑技术、组合诱变技术、新型育种芯片和基因高效分型技术、预测精度大幅度提高的全基因组选择技术等育种关键技术。

  在新品种培育方面,将围绕新时期国家重大需求,加快培育环境友好、资源高效、优质和高附加值专用以及适宜轻简栽培和机械化生产方式等突破性作物新品种。重点培育优质绿色超级稻、优质功能水稻、优质节水小麦、抗赤霉病小麦、耐旱宜机收玉米、抗虫耐除草剂玉米、优质蛋白玉米、高产高蛋白大豆、耐除草剂大豆等重大新品种。

  “为推进种业高质量发展,确保中国碗主要装中国粮,中国粮主要用中国种,农业农村部将把种业作为‘十四五’农业科技攻关和农业农村现代化的重点任务来抓。”曾衍德表示,一要打牢基础,重点抓好种子资源库和种业基地建设。建设好国家农作物、畜禽和海洋渔业三大种质资源库,这是搞好种业创新的物质基础。同时,要抓好国家现代种业基地建设,提升基地建设水平,高质量打造国家南繁硅谷等种业基地,为农作物育种提供基础保障。二要加快技术创新,强优势、补短板、破卡点。要加快启动实施种源“卡脖子”攻关和新一轮畜禽遗传改良计划,持续抓好农作物和畜禽良种联合攻关。具体来说,水稻、小麦方面,要加快优质专用品种选育,保持竞争力;大豆方面,要加快高产、高油、高蛋白品种选育;生猪、奶牛等方面,品种关键性能要努力赶上国际先进水平,一些品种选育要实现零的突破。三要培育主体,重点要抓好龙头企业和营商环境。遴选一批创新强、潜力大的育繁推一体化企业,支持产学研深度融合,促进技术、人才、资金等创新要素向企业集聚,使之尽快成为我国种业创新战略力量。同时要积极推进“放管服”,加大种业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为种业创新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专家观点

中国种子协会副会长马淑萍:

补短板要从四方面着力

  加强种子库建设,丰富物种资源,攻克“卡脖子”技术,才能将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加快补齐短板应在以下方面着力:

  加强种质资源的收集、保存和利用。按计划完成全国第三次种质资源普查收集,做到“应收尽收、应保尽保”;尽快加入《粮食和农业植物遗传资源国际条约》,有序有效地引进种质资源;依托优势科研院所和种子企业,搭建种质资源鉴定评价与基因挖掘平台;推动种资源登记交流共享。

  提升种业自主创新能力。发挥新型举国体制优势,集中全国优势科研力量联合攻关,培育突破性新品种;建立和完善品种资源、技术成果有条件共享和权益按比例分配的开发利用机制;积极引进种质资源、核心技术、高端人才。

  培育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推动企业兼并重组;鼓励并支持有条件的种子企业建立商业化育种体系,充分利用公益性研究成果,按照市场化、产业化育种模式开展品种研发;出台激励政策,支持育种人才、资源、成果向种子企业流动,使企业逐步成为种业创新主体;支持创新型种子企业享受科技企业税收优惠及研发后补助等政策。

  优化种业发展环境。尽快修订《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引入《国际植物新品种保护公约》(UPOV91)文本内容,建立“实质性派生品种制度”,保护原始创新;加强市场监管,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


中国农业大学国家玉米改良中心主任赖锦盛:

开展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

  加强种子库建设、开展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对于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生态安全,提升农业国际竞争力具有重大意义。

  要积极倡导中国种业走出去,从国家层面制定平台性政策,为种业走出去保驾护航;要优化种业科技创新体系,不断激发创新活力,做好种业高新技术和高端人才储备,完善种业政策监管体系,保护创新主体权益,激发科研人员的科技创新动力及向种企流动的意愿;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维护公平的种业市场秩序,培育一批创新型大型种业集团,提升国际竞争力。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孔祥智教授:

建立以市场为导向的技术研发机制

  在今天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的进程中,立足国内保障国家粮食和重要农产品用种安全的要求更为迫切,对培育高产高效、绿色优质、节水节饲、宜机专用优良新品种的要求更高。

  国外跨国公司的育种研发,多采取大规模团队协作、专业化分工方式。而我国育种资源主要集中在农业科研院所和大专院校,掌握的种质资源有限、课题组人力有限,品种组合较少。此外,我国育种人才、种质资源等科技要素向种子企业流动机制不畅,以市场为导向的技术研发体制尚未形成,极大制约了我国育种研发资源要素活力的发挥,阻碍了种业整体水平的提升。这些都是应该切实突破的瓶颈。

  (顾雨霏整理自《光明日报》)

  《中国食品报》(2021年01月20日01版)

(责编:顾雨霏)


文章点评
关注我们